謝雲書

謝雲山。lof不知道为什么云山是敏感词。
喻all/all王/伞修/双花/韩张等等。有时会有欧美彩蛋掉落。
资深乐吹

百fo点文

百fo感谢!同时占tag致歉
开个点文,cp可以是伞修,喻王,双花,韩张,漫威的盾铁
我比较清丽脱俗,毫不做作,只接受车梗,我只开车(。)
介于学校事多,可能会拖时间,但是只要我应了肯定会写

补一个龙族的恺楚

吆喝

书生新到这条出名的字画街。
老住户拽他袖子:“小伙子,别去那家买画啊。”言罢他指了指马路中央的一个字画摊,几个系墨色布条的大声吆喝,几个学徒不停在那做拓本。书生看来看去,那字画拢共就三样,却是离得远看不分明笔迹。
书生问:“为何?”
老住户只是摆手:“我们回店里说。给他家听见又得闹。”
书生便跟着去,不多时手上还捧了杯茶。
“小店一年赚不到几个钱,茶也不是什么好茶。”老住户在书生对面坐下。“你看这条街,是不是处处都有吆喝声?”
书生点头。
老住户叹气:“这就是了。一条街全是字画,买的客人必会被吆喝声大的吸引,于是家家都扯着嗓子喊。有的家里有几两银子,请的起长工,就请人来喊,自己只管写字作画;有的声名在外,早年喊过几嗓子,如今不缺客人,也不吆喝;还有些家里穿金戴银不缺钱,或是生性安静,同样不吆喝。只是既然卖字画,如果不是家里有点储蓄,便都是要靠笔墨糊口的,吆喝两嗓子有甚打紧?你瞧隔街酒庄,多大的招牌沿街摆,小二天天忙的脚不沾地。”
书生点头。
老住户偷偷往窗外瞧了一眼,松了口气似的:“他家老是派短工偷听,防着隔墙有耳总没坏处。前些天有个店主私下说他家雇了长工吆喝,他家店主便派短工去打,说非得他承认自家没有吆喝,那店主回来的时候遍体鳞伤,还是他隔摊的帮他包扎,便险些被他家短工找上门来。”
书生皱起眉头。
老住户呷口茶:“现在这条街谁没吆喝谁吆喝过,都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儿,毕竟糊口为大,谁没老小要养?只是他家一面吆喝,一面又要人说他的名声都是自己赚的,最后还险些打死人,本街的人不想招惹,只是护着说实话的人,叫他们小心些。”末了感慨:“那家店主人还不错,也只是说墨家雇人吆喝,不曾说他家字画如何的。”
书生忙问:“他家为何只有三幅字画,反复拓印?”
老住户给他添茶:“只是他家短工认那三幅,尤其是那老祖图作旷世奇作,不可多得,只是我见那拼拼凑凑,也不见得好在哪去。”
老住户抬头对书生一笑:“只是这也非《游春图》,再兼打人,更占了马路中央;大家也非诟病他吆喝,只是他险伤人命,殃及无辜,人人自危,求自保而已。”
他摇头:“最后也不过是东拼西凑的东西,还挣什么面子?里子怕都是没有。”
书生点头,出了门只沿路边走,再没看那招摇吆喝的墨字条了。

《残次品》读后感——我们将死于奥威尔还是赫胥黎?


残次品就其本质来说,是一篇相当浅显易懂的反乌托邦小说,简单地写出了奥威尔和赫胥黎构造的世界的不同与相同之处;主要着眼点在第八星系,那是一个还算是“正常”的社会。
开篇提及反乌会的时候说道它仅剩糟粕,光顾着回头做野人,反对科技。可是越往后看越不是那么回事,白塔扶植了反乌会,以打破联盟的自由宣言和伊甸园。从这个角度看联盟是个典型的赫胥黎世界,唆麻式的伊甸园,伪装的自由,无限制的洗脑,计划经济,对外没有战争,军备只是为了防海盗,空脑症和第八星系的存在是为了衬托自己的幸福,那是未来的“野蛮人保留地”。
高压铁血政策在林静姝那里比较明显,强行的人工植入芯片,分明的阶级制度都是《1984》中描写的典型。当然也有赫胥黎的成分在,比如说唆麻式的芯片,洗脑,专政等等等等。联盟也有奥威尔的成分,例如禁果名单,有可能会犯罪的、有干扰社会安宁的可能性的人会被提前蒸发,这是翻版的“思想罪”。
在星际时代,生产力过剩是必然面临的事情,解决方式只有两个:战争与计划,分别属于奥威尔和赫胥黎,一者不放弃市场,一者相信自己的掌控力。残次品不像此二者泾渭分明,他考虑了更加完整而更可能出现的世界。
陆信是否到死都知道自己其实是奥勃良呢?他是否相信联盟真的是“没有黑暗的地方”?
没有黑暗的地方到底是自由的乐土还是永不暗灯的牢房?
第八星系不是放大版的温斯顿,也不是成功了的温斯顿,他没有找到根本的解决办法,他还是会回到老路上。
残次品没有提及被奥威尔视作“希望”的无产者,但原第八星系居民和周六他们都是典型。他们过上了没有乌托邦的日子,但不知道自己还会回去。
在残次品的世界里,明明有奥威尔和赫胥黎的存在,毒药早就贴上了标签,为什么还是被吃了下去?
这是命运。但是未必不能改变,一个社会总走在解决矛盾的路上,但是不能真的没有矛盾,否则要么内乱,要么对外战争,我们只要保证一个正常而健康的矛盾存在,并且安安稳稳地缓慢解决,保证稳定,不要从钢丝上掉下来就好。
安利大家去看1984和美丽新世界,看完再看残次品,理解应该会深一点。
多一个人看奥威尔,世界就多了一份自由的保障。

【伞修】我想和你一起生活/R

温馨极了,全日常
伞哥没死还一直跟老叶过了十年最终见家长设定
有少数莫橙,给叶弟弟安排了一个(根本没正面提到的)对象,注意避雷
因为这里伞修设定都是35岁左右,性格职业多多少少有改变,我尽力把他们想象得合理,希望不会被指责ooc
我非常喜欢写温馨日常,一点点琐碎生活全是暖意

求求lof不要再屏蔽我了叫你爹还不行吗……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在某个小镇,
共享无尽的黄昏
和绵绵不绝的钟声。
——茨维塔耶娃《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这已经不是苏沐秋第一次跟叶修进老丈人丈母娘家门了,可每次他都跟神经质似的神神叨叨好几天要不要买什么礼物,还在家里客厅转来转去,甚至会暴躁地掐灭叶修的烟。要知道他平时都是把叶修的烟盒藏起来再不给他零花钱,或者干脆直接把烟丢进垃圾桶,但是只要叶修抽上他都会温柔地把叶修唠叨到根本不想再抽一口。
其实叶修也想不明白:都三十好几的人了,一起也过了这么多日子,过年回家不是件挺正常的事么?再说又不是非得带什么东西回去,叶家爹娘也就想要自己家猪带着他拱来的白菜回家给他们看看而已,至于这么如临大敌吗!
更何况叶氏现在给叶秋经营得蒸蒸日上,苏沐秋买的那点礼物也就点心意,在叶父叶母心中可能还不值苏沐秋做顿饭好。
世邀赛结束后苏叶二人双双退役回了B市——叶修老家,给微草做技术部顾问,小日子过的也颇为自得其乐,加上之前打比赛赚的钱,至少吃穿不愁。回了B市之后叶修也没再闹离家出走那一套,隔几个星期就回去看他父母,有的时候苏沐秋回H市看妹妹他没饭吃就回父母那儿蹭饭,能把叶父嫌得把他往外赶。
B市天比H市冷上不少,冬天得裹厚厚一层羽绒服,苦了苏沐秋这个纯种的南方人,也苦了叶修这个常年在南方待着的北方人。天冷的时候他俩就缩在家里吹着暖气,苏沐秋会把电脑桌搬着换个方向,好让叶修能用床上的厚被子裹着脚。两人晚上裹在一个被窝里互相取暖瑟瑟发抖的时候总是聊到多年前在H市如何如何,叶修说之前晚上裹个毛衣被子叠双层盖就行,再不行靠一身正气坚持也能过得去。苏沐秋说哪能啊,双层每次都是给你抢去了被子,我一点也盖不到,天天晚上瑟瑟发抖,我才是靠一身正气坚持的那个好吗。如是笑了一会后苏沐秋总结,还是现在好,吃饱穿暖还不用管电竞之家上写了啥,还不用天天训练,叶修说得了吧你现在就算觉得以前好也回不去了,好吃的好穿的养着你还真能回去饭疏食饮水啊?
苏沐橙通常不回来和她哥哥过年而是去莫凡那儿,有时候直接在兴欣窝着打游戏,而她回家也找不到她哥毕竟她哥在丈母娘家。
“行了行了,”叶修叼着一根没点的烟靠在墙上看着苏沐秋团团转,“老头子可不喜欢我们迟到,说好了过去吃晚饭的。你也少想着带什么回去,把你自己带回去给我爸妈看看再帮我妈做做饭就差不多了。”
苏沐秋悻悻地停了翻箱倒柜找东西的动作。


叶家大宅在北京市郊,跟苏叶二人的小蜗居南辕北辙,回去一趟要近两个小时。叶修不愿意跟叶父叶母住一起,据他说是因为他住了不出几天就会被打出来,去微草俱乐部还不方便。
苏沐秋在叶府门前给叶修来了个变脸大戏——他瞬间收了一脸纠结,满脸堆上了“新年快乐”主题的笑,低声对叶修道:“还行吧?”
叶修无语:“都来了这么多趟了你到底紧张什么?行了行了进去吧,他们不会揪着你拉家常的。”
两人进门后对两位长辈问了好,苏沐秋放下手里东西就跟着叶母进了厨房。叶修转了两圈,回来问他爸:“小秋呢?”
叶父道:“跟他媳妇去丈母娘家了。你们俩怎么样?你没欺负小苏吧?”
叶修:“……”
叶修:“没。”
叶家父母相当喜欢苏沐秋,在他们眼里苏沐秋简直就是居家贤妻良母,帅气多金还会做饭干家务,连妹妹都漂亮得赏心悦目,除了胯下多了个东西又少了个东西之外简直是儿媳的不二人选。叶母倒是通情达理,而叶父磨了一段时间才勉勉强强同意,对自己额外收了个儿子的事也就半推半就了。
叶家爹娘至今不知道两人上下关系,叶修不想讲,苏沐秋也就配合他演。
叶家父子都是老烟枪,叶修在家苏沐秋就管不住他抽烟了。叶父叶修面对面坐着,互相吞云吐雾,吃对方的二手烟,客厅里一时间朦朦胧胧,咋一眼看过去以为是盗版的瑶台玉池。
叶父问道:“你们还打算就这么过?”
叶修道:“沐秋在读大学,出来说不定做个游戏策划什么的。我等他读出来再看,不会一直给微草做顾问的,毕竟要给年轻人让位嘛。”
叶父笑骂道:“臭小子,你管人家叫年轻人,你自己也不老啊,你爹我都年轻得很。”他正色道:“小苏人不错,肯努力,认真,你可真是捡到宝了,拱到这么颗白菜。”
叶修简直无语,这么多年了每次回来他老头子都要叨叨一遍苏沐秋人有多好叶修走了多少狗屎运,那一套说辞叶修都能背下来。
他跟叶秋还小的时候,叶父可没现在这么唠叨顾家,做事雷厉风行,说一不二,年轻时在军队里的习气被毫无保留地复制到了家里,高压政策把叶家双子逼得双双离家出走。如今叶父额前也慢慢褶出了细纹,严肃的表情软化,脸上出现了一颗颗老年斑。他终于开始有了点慈父的味道,张口闭口不再是公司事务或者叶家双子的学业事业,鬓角微霜。
终究是老了。
叶父叶修父子两个唠嗑了没一会儿,叶母跟苏沐秋就把饭菜摆上了桌,看叶母那满脸笑意明显是苏沐秋哄长辈技术高明。叶修去储藏室拿了瓶二锅头和一小罐黄酒,挨个给杯子里倒上。
叶家规矩,长辈和小辈同桌吃饭时,小辈必须站起来敬酒。叶父简单总结了一年生活,表达了一下对未来的展望,话音刚落苏叶二人就自觉地站起来——年夜饭保留节目,简直已经形成条件反射了。
苏沐秋一脸微笑道:“祝爸妈福如东海……”
叶修唱戏似的拖长音调:“寿——比——南——山——”
叶父一乐,摆了摆手要他俩坐下:“多大人了,还这么幼稚。”
叶母笑道:“那不是,孩子永远是孩子嘛。
苏沐秋忽然想起来苏沐橙,心说明年一定要把她跟莫凡带来。
叶府不算很大,也就是一个一般的两层小别墅,只是对于四个人来说还是空空落落了些。
叶父念叨:“小秋那小子……有了媳妇忘了爹娘了。”言罢叮嘱苏沐秋:“小苏啊,平时多跟小修回来看看,别跟他之前一样,那么久不回来。”
苏沐秋笑容一僵。
多年过去,叶父早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也早就承认,叶修也不为此再纠结什么,他离家出走的时候十六,回来的时候也快三十了,论对错,两人都有,只是叶父后悔,叶修不罢了。
纵然仍满腔意气,可谁也不是少年了。


一顿年夜饭吃下来居然是叶母说的多些,她很仔细地问了叶修的工作和生活,连苏沐橙和莫凡都关心到了,而叶父只是偶尔才插一两句话。
叶修跟苏沐秋自告奋勇去厨房洗碗碟,叶父叶母就坐在客厅沙发上看充满了红色气息的春晚。
叶修对苏沐秋道:“那盘豆角是你烧的吧?比我妈烧的淡多了。”
苏沐秋道:“嗯。”他顿了顿,“我特意少放了点盐,爸妈年纪不小了,盐吃多了不好。”
叶修道:“我回头跟我妈说说,她做饭一直就有点齁,我小时候吃惯了,现在老吃你做的,口味改不过来了。”
两人交换了一个浅尝辄止的吻。
他们好不容易把锅碗瓢盆打理好回到客厅,二老正坐在沙发上看小品看的津津有味。
苏沐秋自觉走过去给明明灭灭的壁炉加了点煤。叶家小别墅被叶父改造了一下,屋外靠墙立了个烟囱,大冬天的就烧火。据叶父说是怀念叶家祖父那个年代的炕,如今没炕了用壁炉代替,虽然不见得比空调、暖气片暖和,但是看那金红色的火光跳动,心里总觉得舒服些。
原本奄奄一息的火苗吸到了养料,“噌”一下窜得老高,充满活力地跳动着。屋外下着大雪,窗户上结着冰花,火焰的金橙映在玻璃上,隐隐约约像是晴朗冬日里的夕阳。
苏沐秋挨着叶修贴着壁炉坐,毫不介意地吸着叶修的二手烟。叶修两指夹着点燃的黄鹤楼也不吸一口,陪着他爹娘盯着电视看那充满和谐友爱味的小品,烟灰打着旋飞进炉火消失,快烧到手了也不磕一下,还是苏沐秋眼疾手快把烟头抢了下来,碾灭在烟灰缸里。
叶修满脸惋惜地盯着烟的尸体:“可惜了。”
苏沐秋哭笑不得:“到底是谁穷怕了?一根烟而已,还是烧的起的。现在又不用你省吃俭用去小店买廉价烟了。”
叶修一本正经道:“这不一样,我们要传承先辈艰苦努力勤俭节约的革命精神。”
叶父叶母一同笑起来,也不知道是小品逗的还是把叶修的话听进了耳朵里。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事后苏沐秋扶着腿软的叶修去洗手间清理,两人也不知道自己折腾了多久,只是在水流的哗哗声中听见黄钟大吕般沉稳的钟声。
十二下,不多不少。
又是一年春。


你香烟的火苗由旺转弱,
烟的末梢颤抖著,颤抖著
短小灰白的烟蒂——连灰烬
你都懒得弹落——
香烟遂飞舞进火中。
——茨维塔耶娃《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图是起因,然后我一个生物狗发现了这个奇奇怪怪的功能……就……
特别按上下位置打的,如果觉得我占tag了我致歉otz
希望能找到生物狗跟我一起磕全职高手掌瘢痕挛缩(?)
苏沐秋水仙素
叶修复聚合酶
黄少天冬氨酸氨甲酰转移酶
卢瀚文采尼宁碱
许博远侧序列元件
韩文清除因子
张新杰克逊植皮术
林敬言语中枢
方锐端细胞组织
包荣兴奋痕迹复现
唐柔荑巴豆碱
王杰希尔氏反应
刘小别胆甾烷酮
柳非编码氨基酸

【黑遍全联盟】中二少年欢乐多

是上篇喻王的高中延伸,涉及cp伞修/喻王/双花
所有有关学科的观点都是调侃,文理无优劣,各有所长
逗比向,清水ABO
以下人物设定:
叶修:班里响当当的第一,生物课代表。对于生物竞赛能拿金牌这点从来不谦虚。看起来是个A但是他也没隐瞒过自己是个O的事实。
苏沐秋:地理课代表,同叶修举止暧昧,有小道消息说他俩同居了。A和O同居看来是真爱。地理雷打不动的第一,经常和叶修抢总分第一宝座。
喻文州:物理课代表,物理年级第一。没有像叶修一样跟着竞赛班上课,而是自学,平时竞赛考试成绩能让其他竞赛生望而生畏。头发意外地浓密。是个A。
王杰希:化学课代表,化学第一。看起来冷淡疏离其实内心是个吐槽帝,唠叨起来会像个老妈子一样的O。与喻文州同桌。化学竞赛生,扬言要把白磷放在喻文州头上烧。
孙哲平:历史课代表,A。永远搞不明白物理那些弯弯绕绕的东西表示还是直来直去的好。跟张佳乐住一起。
张佳乐:政治课代表,政治成绩没低于过90,就是狂草草到了一种无人能及的地步,是个狂放风格的O。收留了孙哲平听说还跟他在一起了。

1.
伞/孙/张:文科生没人权吗?!
喻/王/叶:对。
半小时后
叶修:是理科生没人权,求你把作业给我观摩一下。
苏沐秋:叫老公。
叶修(拿着作业回到座位上):这是我受了奇耻大辱才要到的东西,你们不能从我这拿,要抄自己去要。
王杰希(对喻文州):他家A写的作业不想给我们看。
喻文州(微笑)
2.
王杰希:这题咋写。
喻文州:普通三星系统嘛,机械能守恒再万有引力动能定理一下就好了,基础题。
王杰希:……
王杰希:来,这道有机推断,写一下。
喻文州:写就写。
十分钟后
喻/王:化学/物理真难。写别的去。
半小时后
喻/王:政治是个什么玩意?!
3.
张佳乐:大孙你看,老冯的头发……
孙哲平:农村包围城市。
张佳乐:地方拱卫中央。
4.
喻文州(笑眯眯):叫老公。
王杰希:……
王杰希(冷声):叫爹,我就叫你。
喻文州:……
喻文州:行吧,爹。
王杰希:哎,宝贝闺女。
5.
喻文州:老孙,历史作业借我看一眼?
孙哲平:三块一次,二十包月。
喻文州:……为啥叶修就不要给钱?
张佳乐:因为他在这有家属。
6.
苏沐秋:考完了?
叶修:嗯,题好难,我怀疑我是个侧生动物,连神经元都没有就几个芒状细胞。
苏沐秋:得了吧,考出来还不是第一。
7.
王杰希:别跟有机死磕了,你写不出来的。
喻文州:我还要挣扎一下,说不定就写出来了。你上次那道电场不就磨出来了吗。
叶修:谁知道啄木鸟的脚长什么样?这啥题啊?
王杰希:可能和苯环电子云差不多吧。
喻文州:可能比较像电场里的完整圆周运动模型吧。
苏沐秋(回头):火电厂污染空气,印染厂污染水源,你们污染心灵。
8.
叶修:我要去外地学习,你难道不担心我吗?
苏沐秋:……
叶修:不是吧你真不担心我?我可是一个人出去!
苏沐秋:……
叶修:你不爱我了沐秋。
苏沐秋:行行好,不就放了个暑假要回家吗……
9.
孙哲平:我是你的安釐王,你是我的党中央。
张佳乐:你又上网看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10.
张佳乐:黄少天那嘴就跟东非大裂谷似的。
喻文州:怎么说?
张佳乐:这辈子都不可能闭得上。
11.
王杰希:为什么食堂的菜这么差,难以下咽,闻起来跟醛类化合物似的。
张佳乐:学校可能是想要让我们发挥艰苦努力的革命精神?
叶修:葡萄糖也是醛类化合物。
王杰希:……乙醛。




没了(。)
注:
安釐王:即魏王,龙阳之好那位。
“东非大裂谷”一梗来源于我学文的学姐@夏无忧 

“啄木鸟的脚”是今年生物竞赛国赛原题,当然我当时没答出来(。)

云山自调:王杰希印象色
是嫩嫩的小队长!应该昨天发的结果我光记着发文忘了发图了……
p2白纸p3硫酸纸
tag是私心
有加蓝雨蓝!

【喻王】其实你还不如苯环/R

*Warning:道具,捆绑,ABO设定
这是一个玩的有那么点点开的杰希,鉴于我认为我笔下性格还不至于崩坏就没把这条放在Warning上(其实还是有点ooc
杰希生日快乐!!!微草辉煌的未来等你创造!!!
双教授设定,物理×化学,A鱼×O眼
不要在意“学物理的没审美”那句话!那是我们这边调侃物竞的一句玩笑别当真

怎么又开车了……





点我看喻王互怼





【END】



之后会写这个设定的高中校园中二生活!

【喻王】Gulf 鸿沟/R

我感觉我纯洁的ID渐渐染上一层浊色……最近好像没什么清水甜文
喜欢的话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Warning:黑道AU,强制,媚药,道具,木马
有极其微量的伞修,可以无视,雷者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王杰希缓缓从昏迷中清醒过来,还没睁眼就意识到自己躺着的这张床旁边有人——床垫明显陷下去一块。
他继续闭着眼,身上一块块伤口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微草和兴欣联盟已有一段时间,多多少少信任还是有的,如今他自认没做什么落人话柄的事儿,利益分成也没什么冲突,怎么叶修突然反戈把枪口对着自己了?
这儿绝对不是兴欣。兴欣不会有人坐在床边一直等他醒过来,还一直抚摸他脸的。
王杰希好像知道这是谁了。
意料之中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来:“前辈醒了吧?我看见你睫毛眨了好几下。”
他暗骂一声,睁开眼睛盯着他:“喻文州。”
喻文州看起来有点意外:“前辈你真的醒了啊?我前几次诈你你都没睁眼。”
王杰希:“……”
王杰希咳了两声,嗓子哑得不像话:“蓝雨和兴欣联盟了?代价是我?”
喻文州想了想,道:“准确来说不是联盟,只是一次合作而已。不过我问他要你倒是真的。”
王杰希支着胳膊想坐起来,但是不知为何全身软绵绵的毫无力气,只得又躺了回去:“我倒不知道微草哪里惹到蓝雨了。至于我,你把我绑到蓝雨来作用不大,有英杰和复升,微草出不了什么大乱子。”
喻文州道:“我本来也不是为了让微草出乱子的。不过前辈——”他笑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碎了的弹片:“前辈不认得这个么?”
王杰希定睛看去,那上面清清楚楚印着微草的徽章。
喻文州盯着王杰希那双眼睛:“两个星期前,蓝雨跟霸图有场交易,说是军火事实上是制造银武的稀有材料——这事知道的人不多,也就我和少天,霸图那边的韩文清、张新杰、张佳乐和林敬言前辈,连我派去送东西的人都不知道。偏偏你王杰希,对这事一清二楚,设了埋伏把那批货炸了个干净。虽然伤不到蓝雨的根本,但这亏我们吃得蛮大,而且失信于霸图。后来我派去的人搜索了现场,找到了这个东西。”他举了举那印着微草队徽的弹片。
王杰希道:“你这是觉得是微草干的了?各家的军火在黑市上都不稀奇,栽赃嫁祸非常简单,你没有证据。”
喻文州笑,但是笑意并没有深到眼底:“当然,证据确实不足,只是回回如此、次次如此,容不得我不怀疑啊。每次我精心计划,你微草都能先我一步,我原本以为是你我相处多年彼此深知,所以你对我的思路一清二楚,早早行动,不过如今看来,是我高看你了?”
王杰希沉默,过了一会才道:“你是怎么说服叶修反戈的?我跟他目前没有实际的利益冲突。”
喻文州道:“叶修的弱点太明显了,简直是众所周知,只是很难利用而已。他把他那把千机伞看得和命差不多重要,而我只是告诉他,你跟他合作只不过是为了他的千机伞图纸罢了。”
“你没有证据让他相信,叶修不傻,他能看得出来你的说辞是真是假。”王杰希道。
喻文州说:“你说的没错,但是有这句话就足够了。你们俩的联盟和千机伞图纸比起来,对他来说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王杰希点头:“是喻队技高一筹。那喻队你为什么把我绑到蓝雨?显然不是为了问我你的稀有材料是不是我炸掉的,你心里认定,我再怎么否认你恐怕都不会信吧。”
喻文州笑道:“别人不会,但如果是杰希你的话就不一定了。我其实是想问——”他俯下身,眯着眼睛盯着王杰希双眼,“王队到底是怎么获得蓝雨的消息的?我当然不会去怀疑少天,他的为人我心知肚明。霸图的各位我没去查,我不可能真的去直接问‘是不是你们把消息卖给微草’,而且这次交易如果能成他们同样获利巨大,霸图没理由没过河就拆桥;而你先我一步的事不仅仅只有这一次,所以你的消息只可能来源于蓝雨内部,我之前把能怀疑的基本都怀疑遍了,只是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我不可能容你一直占这样的便宜。”
王杰希毫不示弱地回瞪他,冷声道:“那喻队应该也清楚,我不会就这样轻易放弃我的优势。而且我现在身在蓝雨,想要保住我自己恐怕只有这一个办法。”
喻文州道:“杰希不要忘了,你现在是在我手上。”
王杰希道:“你不会杀我或者严刑逼供的。复升和英杰他们发现我失踪很快就会追查,用不了多久就会查到你这里,接着你就不得不把我交出去,因为你暂时还不想和微草你死我活。而你如果对我严刑逼供,事后我必然报复;而你如果杀了我,微草少了我也不会多乱,最后你蓝雨就算胜了也只不过是惨胜。这样的结局和被我掌握情报比起来,你肯定会选择后者。”
喻文州笑了,伸手揽住王杰希的肩膀扶着他坐起来靠在床头。王杰希这才有机会观察这个房间:嵌在墙里的巨大书架,前边放着一个看起来有一米多高被黑布罩住的庞大玩意,地上铺着长毛地毯,天花板上是吸顶灯,门关着,看起来十分厚重。窗帘拉着,微弱的光线透过布料洒进房间里。
王杰希迅速在脑中过了十几种逃跑方式,但最终放弃,他不知道以自己面前这个浑身提不起劲的状态能逃走多远,而且也不知道这是在蓝雨的哪里。喻文州用一瓶让他浑身发软的药和窗帘解决了一切问题。
喻文州道:“这个房间我已经为你准备很久了,考虑还算是周全,为了防止你干出什么劫持我好逃跑的事我灯都用的是吸顶的。你说的没错,我不可能对你严刑拷打或者是直接杀了你,但是想要获取情报,可不止有这一个办法。只要我不在你身上留下太重的伤、只要你活着,我就算把你弄的半死不活,你微草也说不出来什么。”




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




王杰希发烧了。
整整一个晚上高强度的性爱,加上轻度的脱水和没有及时清理的精液,不发烧才是怪事。于是他只能躺在床上浑身无力,额头上敷着一个冰袋,嘴唇干裂起皮。
他知道喻文州扣不了他多久,这已经是两天过去,过不了两天微草就会过来要人,那时候喻文州就不得不把他交出去。
他也是时候把公平还给喻文州了。
喻文州敲了敲门,不等王杰希应声便按下把手进来。他还是那西装三件套的打扮,领带都一丝不苟,镶蓝宝石的袖扣仍别在袖口上。他端着杯水坐到床边,另一手塞了一根水银温度计到王杰希腋下,一口一口小心地喂王杰希喝下去,末了还给他灌了颗退烧药。五分钟后他拿出温度计看了看:“退了一点了。”他伸手拿下冰袋,摸了摸王杰希烧得通红的脸颊。
王杰希忽然抬手抓住喻文州袖子,一个使劲直接把喻文州最喜欢到哪都要带着的那枚袖扣扯了下来攥进手心。喻文州愣了一瞬,旋即苦笑道:“这还是你两年前在我生日宴上送我的,还说是你特地找人设计,挑的最好的蓝宝石。”
王杰希嗓子干哑:“那是你傻。”
喻文州道:“是我傻,王队玩的好一手灯下黑,我怎么都没想到你会送我这么个大礼。”他顿了顿,摇头道:“我认输。”


两天后,喻文州亲自把王杰希交到微草的人手上。王杰希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方法没让微草的人当场和蓝雨打起来,而是假惺惺笑说“王队来喻队这里做客相谈甚欢”。
烧没褪尽的相谈甚欢?
王杰希手都懒得抬,简单冲喻文州点了点头转身就要走。喻文州忽然抓住他胳膊低声问:“你能不能送我一个不带窃听器的袖扣?”
王杰希道:“要钱,我微草与其花那个闲钱不如去做点别的生意。”
喻文州收紧了握着王杰希胳膊的手,直直看着他的眼睛。
王杰希:“……我考虑考虑。”
喻文州这才笑了,晃了晃手:“希望王队能常来蓝雨,最好能达成合作,双赢也是你我都想看到的局面,不是吗王队?”
王杰希点点头:“这次与喻队商谈让我受益匪浅,以后喻队若有时间,不如来微草坐坐。”
他松了手,转身上了车。


【END】


这里解释一下,为什么王杰希看起来全程被压制,而且最后也交代了袖扣是窃听器,为什么喻队还要说“我认输”呢?
首先,王杰希并不是全程被压制,除了叶修毁约把他交给蓝雨,而喻文州打算逼供让他意外,其他一切都是在他掌握下的。他很好地利用了喻文州的大意,布了一个长达两年的局,就算被绑来他也并不慌乱,因为微草迟早会找到他,而喻文州不能真的刑讯逼供,吐真剂什么的他都不能用。所以,只要王杰希熬过四天,喻文州就拿他无可奈何。
再者,他交代袖扣是窃听器并不是被迫的,他只是觉得这样不公平的较量他玩腻了,所以决定把公平还给喻文州,说的难听点,就是把公平施舍给喻文州。他大可以不说,喻文州拿他毫无办法。
最后,不论喻文州有没有逼供成功,他都输了,两年前他收下礼物是开端,排查可疑的东西没有查到袖扣是他真正输了的地方。他原本有机会自己挣得公平,只是他没能做到,所以他不得不问王杰希要公平,这对他们俩的智商较量来说是件非常丢脸的事。
综上所述,王杰希唯一的损失就是被弄的有点惨(说不定还不能这么说,因为他自己也有爽到),而喻文州可以说是一败涂地,他们又回到了公平竞争的舞台上。
当然,王杰希这场不是完胜,在感情上他可以说是输得一败涂地,他终究还是没办法让喻文州凌驾于微草之上,当然喻文州也不行,他们都不是英雄气短儿女情长的人,但是喻文州程度比王杰希轻一点





恭喜@苏浅 获得「叶修印象彩墨」一瓶!
请迅速来私聊我地址!(•̀ω•́)✧